經多年爭取,印度一些地區的女僱員得到上班時「坐下休息的權利」(right to sit),她們在職場還面對哪些要求?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Share on linkedin
Share on whatsapp
Share on telegram
Share on google

印度泰米爾納吉邦的拉希米(S. Lakshmi)在一間成衣店任職店務助理,每天工時大約10小時,但她在上班時間幾乎全是站立。每天下班回家,拉希米都要花時間治理足部的疼痛和腫脹。

現年40歲拉希米在該店任職超過10年。她說:「每日只有午飯時間的20分鐘可以稍為休息,其餘時間我們只能倚著貨架,略為紓緩足部的痛楚。」

這是很多印度女性營業員普遍面臨的常態,大部分僱主都不許僱員在上班時間坐下休息。由於長時間站立大部分女工有嚴重的靜脈曲張和關節疼痛。據該國官方機構「投資印度」(Invest India)的資料,零售行業佔全國就業人口的約8%,其中大部分是女性僱員。

這種情況近年稍有改變。今年9月初,泰米爾納吉邦修訂《商店与處所法案》(Shops and Establishment Act),規定商店和處所須提供座椅,讓員工在工作時間有機會坐下休息。該邦是繼喀拉拉邦後,准許僱員這樣做的第二個邦。2019年1月,喀拉拉邦修訂《營業處所法案》 (Commercial Establishment Act),首次通過有關規定。

發起這項「坐下休息的權利」,是維吉∙帕拉索迪(Viji Palithodi)。帕拉索迪今年53歲,在喀拉拉邦的科澤科德(Kozhikode)市經營一間裁縫店。她16歲時,獲一間裁縫店聘用,已聽見很多同事抱怨工作待遇。2007年,帕拉索迪在一間商場的裁縫店工作。一天,她問店東可否用洗手間,不料店東回應說:「忍耐一下,不然就少喝點水。」

這次經驗令帕拉索迪想到要改善勞工的處境。2000年初,帕拉索迪開始組織一些女工,研究她們的工作條件,是否過於苛刻。有女工表示,因長時間不如廁而患有尿道感染和腎臟問題。2010年,她成立一個名為「Penkootam」的團體,在當地語言中,是「一群女性」的意思。同年,商場增設了洗手間。10年後,該市的商業大廈都加設了洗手間供員工使用。

2016年,「Penkootam」發展成「零散工聯盟」(Asanghaditha Mekhala Thozhilali Union,簡稱AMTU),工會要求該市的企業正視女性員工的權益。2012年,帕拉索迪接到喀拉拉邦接到一位女工的申訴,這位女工因為停下來倚靠在牆上休息,被扣減工資。帕拉索迪於是發起了「坐的權利」運動。這個運動越來越多人支持,人們向邦政府、邦的婦女事務委員會和人權委員會請願。到2019年,喀拉拉邦終於立法規定僱主要為僱員提供座椅。

2018年,帕拉索迪獲選為英國廣播公司(BBC)年度「最有影響力的100位女性」之一。

然而,當地女性營業員工所面臨其他苛刻的要求。例如有女工說:「我們不能用電梯,所有客戶都在另一樓層付款,我們必須陪著他們,所以我們整天上下樓梯無數次。有幾次我們和客戶一起進電梯,客戶都會抱怨我們佔據電梯空間,不應當和他們一起乘電梯。」

也有婦女對法例的成效成疑,在泰米爾納吉邦清奈(Chennai)一間布品店工作的一間布品店工作的薩拉斯瓦蒂(V. Saraswati)表示,根據經驗,她很懷疑僱主會否遵行法例。

36歲的她原本住在本地治里市(Puducherry),她任職的布品店有兩位員工,也有一張椅子,她們會偷偷地輪流坐下休息。過往在較大的店工作時,店員只能趁用洗手間時坐下一會。

帕拉索迪亦說:「最重要仍是執行。作為一個工會,我們會經常巡查店鋪,倘沒有座椅就會作出投訴。倘邦政府不執法,法例只是一紙空文。」